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信息查詢
 
  ·我會網站將全新改版  
  ·陸教育部嚴厲打擊學位論文...  
  ·政府委任公務員薪俸及服務...  
  ·​勞工及福利...  
  ·勞工處舉辦職業健康公開講...  
  ·香港是參與「一帶一路」倡...  
  ·對內地開設網絡教學的通知...  
  ·港澳各界熱議習近平主席指...  
證書編號:
姓  名:
會員編號:
姓  名:
授權中心:
南京媽媽走訪中國留學生:有人創業有人抑郁癥
 

勵志媽媽走訪24所世界名校 觀察留學生生活

黎銘告訴現代快報記者,早2012年,她的兒子進入南京外國語學校讀書,她就開始“混”南外家長圈。2014年,她主編了第一本書《南外大家說》,囊括了46名南外學生的故事,這本書在南京家長圈很轟動。她說,南外每年有380多個孩子出國留學,家長們有的甚至為了孩子傾其所有。孩子在外,作為父母有各種擔心。什么樣的孩子適合出國?出國后的生活究竟是什么樣的?這是一個正確的選擇么?她覺得可能不僅是南外,全國各地的留學生家長或希望送孩子留學的家長都有這些顧慮。

當兒子到國外求學后,她更強烈地希望能以家長的眼睛,觀察記錄真實的留學生生活。黎銘找到了一家教育機構,請求給自己推薦優秀留學生做采訪對象。沒想到對方說,咦,這么巧,我們也正想拍一個紀錄片,去看看留學生都是怎么過的。于是,今年3月,黎銘便和他們組成了一個采訪團隊,從南京出發,開赴美國,走向一個個留學生。“到美國后,他們拍他們的紀錄片,我寫我的書。”

歷時180天,通過推薦和被采訪學生介紹,黎銘共采訪了130多位中國留學生。而她最大的感觸是,“平時留學生們朋友圈發出來的都是吃喝玩樂,其實都是給別人看的,掩藏了內心的辛苦和壓抑。有學業的壓力、適應不同文化的壓力、家里很高的期許帶來的壓力、就業的壓力等等。”

留學故事

A不適應型 價值觀難融入,只身在外突然抑郁了

黎銘說,她在采訪中觀察到一個細節。“很多中國留學生剛到美國時,是非常希望混進美國人的圈子里的。加上美國的學校社交活動非常多,留學生花很多時間去社交和了解美國人圈子。但時間一長,很多留學生又回到中國人圈子。”她說,大家可能發現,還是更適合中國人的圈子,包括價值觀和習慣,還是和中國人在一起最舒服。

她在英國遇到一個帝國理工學院的學生。“他是個學習成績特別優秀的孩子,剛到帝國理工讀書時壓力非常大,大一發現自己得了憂郁癥。“不愛說話,不愛交流,把自己關在房子里面,整夜整夜地睡不著。最嚴重的時候,24小時睜著眼,不做任何事情。”這個學生分析說,因為“自己一是留學到了新的環境;二是帝國理工的學業壓力比較大”。

后來他休學一年回國治療,慢慢調整過來,又回到學校繼續學業。開始積極參加學校的各種活動,主動與人溝通和交流,成績也保持在二等水平。

B成熟型父母辛苦打工付學費,孩子心中滿是愧疚

還有留學生雖然在國外學業各方面表現都很不錯,但是內心卻背負著父母給自己支付學費帶來的心理負擔。黎銘說,她在采訪中遇到在牛津大學留學的中國學生申志鵬。“他是牛津中國學聯主席,也是1986年以來最年輕的一個主席,非常能干。剛開始的時候,他侃侃而談他的校園和社團生活,自信又紳士。訪談快結束的時候,我問他“有什么想跟爸爸媽媽說的嗎?這個大男孩突然就沉默了,過了一會,用手捂住臉,開始抽泣,抽泣聲越來越大。”

黎銘說,她讓工作人員關上攝像機,所有人都陪著這個大男孩沉默。過了很久,申志鵬才說,爸爸媽媽為了支持他留學,在國內努力地打工賺錢,付出很多辛苦,很不容易。

黎銘說,“我采訪的大多數留學生都不是所謂的富二代。他們多數來自中產家庭,還有少數家里條件并不好,要靠獎學金維持生活。他們都深知父母為自己付出高額的學費很辛苦,所以更加獨立、成熟,和懂得感恩。”

C學霸型如同加強版中國高考生 ,每天學習學習

黎銘說,她采訪的對象中,有一個叫宋希玥的學生,他的教授經常對她說,“宋希玥,你這學期門門功課(尤其是數學課)都要拿A啊,不然申請PHD(學術研究型博士)就很麻煩啊。”而宋希玥告訴她,這個教授給分很嚴,拿A很難。“為什么一定要拿A?為什么一定要申請PHD?”黎銘問孩子,宋希玥給她的回答是,“這是一個很長的故事。”

宋希玥說,他不喜歡現在這所學校,也不喜歡自己現在的狀態。他覺得自己是“加強版的中國高考生。每天就是學習、學習,拿A、拿A。”但因就業和升學考慮,他在大二時選擇了自己不太喜歡的經濟專業。每天備受數學等理科的折磨,而這一切只為了畢業留美的規劃。他說,“畢業留美,要么工作、要么讀書。工作很難找,還要抽簽什么的,只有讀書了。”而讀研究生學費比較高,不如直接讀PHD,還有資金資助什么的。

D迷茫型沒有時間概念,“特權學者”身份被取消

打游戲、喝酒、掛科、想家、哭泣,這是留學生王田初出國在外的混亂生活。王田告訴黎銘,他還記得第一天到達弗吉尼亞大學的情景:“熱熱鬧鬧的新生營結束后,我獨自拖著箱子回到宿舍。上樓梯、開門、打開箱子、把行李一件一件拿出來,周圍安靜極了,只聽到自己的呼吸聲。那一瞬間,有被孤獨擊敗的感覺。”弗吉尼亞大學地處夏洛茨維爾,被留學生們稱為“夏村”。這里沒有大都市的繁華和娛樂,王田看到朋友圈中高中同學們曬的紐約生活,很是羨慕。而自己的“村”生活讓他有些后悔和迷茫。因為對“最后期限”沒有放在心上,他的作業沒能按期交、醫保的表格沒有按期交,甚至高中的IB班學分也沒有按期轉,一串的滯后給學習、生活帶來了極大的困擾。終于,申請學校時候獲得的“特權學者”身份也被取消了。

她的建議

不要迷戀學校排名合適才是最重要的

現代快報記者獲悉,黎銘除了走訪哈佛、斯坦福、普林斯頓等國外名校外,她也走訪了北大、清華等國內高校。她說,其實在中國頂尖大學讀書的學生,現在能夠獲得的資源也不少。“我看到斯坦福的學生在創業,北大的學生也在創業。北大的學生也有機會經常參加‘小課桌’活動。尋找創業基金的活動。”她說,自己采訪了這么多學生,她更加明白,人生是一場馬拉松,只有持續不斷地努力才能獲得最終的勝利。“我也很想跟中國家長說,不要那么迷戀學校排名,找到適合孩子的學校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對于什么樣的孩子適合出國留學,她說,孩子適應能力強,家長舍得放手,孩子就可以在國外闖出精彩的天地。

 
CopyRight 2010-2013 cnoea.org 版權所有:中國職業教育協會

白小姐特马直通车